剛剛更新: 〔我的超腦能建模〕〔龍神至尊〕〔朕有帝皇之氣〕〔名門婚寵〕〔敢問穿向何方〕〔路上為什么可以撿〕〔鎮世仙尊〕〔至尊乘風〕〔我能看到世界屬性〕〔王者大陸and榮耀聯〕〔超級金幣兌換系統〕〔一代女王柳炊煙〕〔影帝今天做人了嗎〕〔農家傻女〕〔情定一生無悔過〕〔顧晚霍西州〕〔林亦可顧景霆〕〔豪婿臨門〕〔叱咤風云林云〕〔分久必婚
55dns加速器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超神從主播開始 第11章 鱷魚演員?
    在對方閃現的那一剎那,直接是向后稍微后撤。同時瞬間按q。

    鱷魚卻是尷尬了。梁羽剛才那一后撤,恰好的躲過了他w的技能范圍。讓他沒有辦法施展后續連招。

    防御塔已經是開始擊打鱷魚,猛然落下的血量讓鱷魚心中一慌。直接按e再次沖向了梁羽。

    但諾手的q技能卻是切實的打在了鱷魚的身上。血量增長一份。此消彼長之下,直接是把血量拉開了。

    看到鱷魚近身,梁羽也是不慌。雖然自己不能動了,但是防御塔還是在攻擊著對方啊。

    剛才嗑下的血瓶已經是在回血了。只要一套打不死自己,那就是對方的末日!

    鱷魚心中慌亂,連招都出現了差錯。

    本來就秒不掉諾手,此刻更是傷害不夠。

    等到控制結束,梁羽微微一笑。一道無情鐵手伸出!直接讓想要二段e走的鱷魚又回到了原地。幾下普攻接著w再接著防御塔,不費吹灰之力的單殺掉對方上單。

    “怎么感覺是鱷魚送過來的?”

    “鱷魚演員,鑒定完畢!”

    掃了一眼彈幕,梁羽頓時無奈。這群逼怎么就這么氣人那?明明這都是自己一步步計算好的行不行。

    “咳咳,那些說演員的。房管給他個套餐哈。”

    梁羽不禁是開起了玩笑,接著解釋起來。

    “其實鱷魚三級單殺我早就想到了。他的站位太靠前了。目的也太明顯了。剛才我站的那個位置,就是為了防止鱷魚閃現上來眩暈我的。只要向后稍微一走,他就w不到我。再加上他的意識和連招都和我差一大截。被我單殺也是理所當然的。”

    “666,主播自夸,第一次見到這么厚的臉皮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主播單殺,自賣自夸。”

    彈幕哪里信梁羽這番話,一大群的“嘲諷”

    不過等他們慢慢回過神來,也是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如梁羽所言,他距離鱷魚的位置一直保持在一個微妙的狀態。加上后續的操作,已經是有一群人漸漸的相信梁羽所說的話。

    裴興邦咂了咂舌,隨后一臉的興奮。這個主播果然和自己想的那樣,有東西!!

    不需要多說,一架飛機飛過梁羽的直播間。

    “謝謝這個逼,不,謝謝裴少的飛機哈。”

    梁羽話一出口,才感覺不對勁。趕緊重新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主播膨脹了?這個逼?”

    “牛逼,第一次發現還能這樣謝飛機的。學到了。”

    梁羽不在說話。繼續看著場上的情況。

    中單那個膨脹卡牌被單殺了一次,此刻畏畏縮縮的躲在后面用q補兵。而下路更慘了,因為一級團。巖雀無法組織有效的gank。被對方豹女搞得野區稀爛。下路也是在豹女的gank中被殺死了一波。

    “真難啊。現在打個游戲真難啊。”

    搖了搖頭,梁羽看著不敢上前的鱷魚。三級的優勢已過,在加上送的一個頭。鱷魚已經是落后了不少。沒有了剛才的囂張氣焰。

    回家一波,梁羽補了一個水銀鞋,再次回到線上。梁羽就開始了“無法無天”的線霸!

    想補兵?想都別想!!

    在七分半的時候,梁羽竟然是達到了七級!比對方鱷魚高了兩級,全場等級最高!

    此刻又是一波帶著跑車的兵線進場,鱷魚只感覺心煩意亂。這可是法拉利啊。丟了那也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抱著這個想法,鱷魚小心謹慎的上前。想要補這個跑車。

    梁羽則是嘴角微微一笑,向后撤了撤。他要讓鱷魚補這個跑車,不過代價就是他的三百塊!!

    鱷魚看到諾手后腿,心中一喜。一個q就想要收走跑車的時候。梁羽突然動了。

    按下閃現的瞬間也按下了疾跑,平a接w。讓他直接減速。

    鱷魚反手用w眩暈住梁羽,但不是紅怒的他,眩暈時間更短。在加上梁羽的水銀鞋更是短的不能再短。

    疾跑速度也是提了上來,追著鱷魚就是一陣的平a。

    手拿菜刀砍電線,一路火花帶閃電。刀刀見血,很快的就疊滿了五層的血怒。鱷魚的血量也是達到了斬殺線。沒有任何的猶豫。直接大招按下!

    諾手高舉著斧頭,如同天神一般從天而降。一道狠狠砍在了鱷魚的“魚頭”上。

    屏幕瞬間在那一剎那變成了暗紅色,如同末日天災。

    看著到賬的三百塊,梁羽嘿嘿一笑說道。

    “想補兵?問過我了沒有?不交個三百塊的補刀費,你還想補兵?”

    “???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一連串的問號彈幕飄過,所有的觀眾都震驚了!

    這個主播,怎么這么無恥!補個兵而已,你還把人家的命給拿了!無恥!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!

    “別笑,我現在已經宣布這一局贏了。”

    梁羽笑了笑,美滋滋的吃了兩層塔皮。塔皮這可是好東西啊。一百六一層,兩層就是一個人頭了。再加上剛才的補兵數。此消彼長之下,對方鱷魚那就是虧了一個億啊!

    回城,補充了一些裝備。

    梁羽看著場上的情況,皺起眉頭。思索著該怎么帶領這群隊友贏下去。

    卡牌達到六級之后,也是gank了一波。只不過卻是血虧,二換一。

    梁羽想了想,打字道。

    “下路去上面,小心點!”

    “主播這是自己要抗壓去啊。別把,你這樣別把自己給搞垮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路都是半崩的狀態了。你還去幫他?”

    一大堆彈幕瞬間冒出來,替梁羽感到不值。

    這換線,明顯的就是把壓力放在自己身上。讓下路解放出來。但是,你家下路不頂用啊!

    “別擔心。英雄聯盟畢竟是一個五人游戲。缺了誰后期都很難贏。再說了,誰說我去下路是抗壓的?我可是去殺人的!”

    梁羽嘿嘿一笑,看著下路的老鼠和璐璐雙眼放光。如同看到了發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峰的金光大道!

    下路也是明白梁羽的想法,一言不發的去了上路。估計也沒臉開口說了。

    梁羽想了想,繼續打字道。

    “一會打野來一下下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沒有多廢話,巖雀答應了下來。從剛開局到現在一直打的很是憋屈。前期技能點錯,后面又被豹女無限進野區。打的想嘔血。

    梁羽走到線上,猥瑣發育了一下。即將要達到十一級了。也是準備動了。

    巖雀早已經是蹲在了三角草叢里面,就等著梁羽一聲令下,跑出去三刀砍了老鼠。

    看到面前兩個小兵消失,梁羽疾跑開啟。瞬間沖向了老鼠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在地球提取萬物〕〔遣返者的游戲〕〔重拾璀璨星光〕〔步步為餌〕〔男神今天又失戀了〕〔因為有你才有光〕〔王爺是病嬌,要寵〕〔我生卿未生〕〔莊牙奮斗史〕〔權爺太霸道,軍妻〕〔秘惹陸少:緝捕帶〕〔報告長官:夫人又〕〔悍妻當家:八零軍〕〔郡主難當:雙面夫〕〔帝凰如此多嬌
  sitemap
河北省民政厅官网